未分类

2021年6月22日

张芸熙麻豆传媒mds008

标签:

黄天邦和他的手下刚好是八个人,本来正好坐一桌,林寒笑着对他们说道:“兄弟们都辛苦了,天邦,也不用坐这么挤,分两桌坐吧!你再问问掌柜的,有什么好吃的,让他都弄上来。”

这帮行动队的家伙听到林寒这么说,都高兴的叫了起来,有一个还喊道:“要是能整碗红烧猪蹄儿,那今天就安逸了。”

林寒笑着说:“天邦问问掌柜的,如果有红烧猪蹄儿,就让他给兄弟们上来吧!”

大家听了林寒的话,又是一阵欢呼。

林寒在张校长家已经吃过午饭,所以就让洪掌柜上了一壶茶,陪着大家一起吃饭。林寒以前经常和行动队一起行动,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平易近人的个性,坐在一起也不显得拘谨。

只是林寒提醒黄天邦,这一顿饭就不用喝酒了。黄天邦自然明白,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办,所以也没有让洪掌柜上酒。

这“春秋酒家”新开业不久,菜品还是很不错的,特别是那道“红烧鲤鱼”,做得特别地道。当这鱼端上桌的时候,那随风飘荡的鱼香味儿,让人食指大动。不要说这帮行动队的队员,就连林寒都没有忍住,他吃了几口鱼肉,还对这个道菜赞不绝口。

洪老板是一个有些眼光的人,林寒虽然年轻,但是洪老板知道他才是这帮人的带头大哥,所以对他毕恭毕敬,有问必答。

他听到林寒夸赞这道“红烧鲤鱼”做得好吃,就过来对林寒笑着说:“这位先生真有眼光,这道菜,自从本店一推出之后,就成为最热销的菜品,只要上我家饭店来的客人,没有不点这道菜的。”

其实“红烧鲤鱼”在重庆只是一道家常菜,家家都会做,做出来的味道大都一样,没有太大的难度。只是这家“春秋酒家”做出来的“红烧鲤鱼”,依然是红烧,依然是用的那些调料,但是吃起来就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虽然处于战争时期,但是并不能阻止那些“好吃狗”们搜索美食的脚步。虽然新开张不久,但一传十,十传百,这名声就传了开去。就连对岸华村的有钱人,也会跨江而来品尝一二。

林寒突然有些感兴趣的问道:“掌柜的,为什么你家做出来的‘红烧鲤鱼’就是不一样呢?”

单反文艺背带裤妹纸清新写真

洪掌柜笑了笑,凑近林寒,低声的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开馆子的,要想做出名堂来,要有两大秘诀。”

林寒故意瞪大了一双眼睛,笑着说:“这么说来,掌柜的可是用了祖传秘方?”

洪掌柜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位先生,其实做饮食这一行的,哪来这么多祖传秘方,那都是唬人的。”

林寒点点头,又故意问道:“那是什么秘诀呢?”

洪掌柜这才笑着说:“这位先生,实不相瞒,这两大秘诀是这样的:一是用上好的食材;二是找上好的厨师。”说完,他自己都笑了起来。

林寒对洪掌柜竖起了大拇指,说道:“掌柜的,此言甚是,确实是这个道理。看来掌柜的深谙此道,这生意不好都不行啊!”

洪掌柜客气的拱了拱手说道:“先生过奖了,我这家店,本小利薄,只能从味道上让客人们满意。还望先生以后多多关照。”他从黄天邦这帮人的打扮就看出,这些人多半是政府里的人,所以他丝毫都不敢怠慢。

林寒点了点头说道:“常言说得好,酒好不怕巷子深,不过这做鱼和酿酒还是有些区别,需要多宣传、多推广多、促销才是。”

洪掌柜听到林寒这么一说,显然也来了兴趣,虽然推广促销这样的词汇,听着他的耳中显得有些陌生,但是他又觉得这词用得精妙。

他赶紧客气的对林寒说道:“这位先生高论,愿闻其详。”看样子,这洪掌柜也是读过几天书的人,说起话来还文绉绉的。

林寒笑着说:“我觉得啊,贵店可以把这道菜改名为‘春秋锦鲤红’,再定制一个独特造型的鱼盘,再用几粒红樱桃、番茄装饰摆盘上桌,一定会让客人叹为观止的。如果掌柜的有心,再让人在报上写上一两篇食后感想的文章,我相信这道菜一定会名动山城的!”

洪掌柜眼前一亮,对林寒说道:“先生高人啊!高见,真乃是高见也。”

林寒笑了笑,说道:“哪里,掌柜的过奖了,不过我对你家的厨师,倒有些兴趣,不知他以前在哪里高就?”

洪掌柜一直在细细的咀嚼林寒信口开河的建议,越想越觉得其计甚妙,很值得一试。现在他心中已经把林寒直接当成了诸葛孔明一样的高人。

他听到林寒问到做这道“红烧鲤鱼”的厨师,连忙说道:“不瞒先生你说,我这家大厨以前还是有些来头的。数月之前,他可是在磁器口的‘渔船餐厅’上做主厨的,那可是一个达官贵人聚集的地方,没有几刷子,是干不下来的。”

林寒听说这厨师竟然是磁器口嘉陵江边“渔船餐厅”的主厨,心里不觉大吃一惊。这家渔船餐厅,正是当初“老王”借上洗手间之机,乘船逃跑的地方。

林寒灵机一动,就笑着对洪掌柜说道:“掌柜的,这道菜吃在嘴里真是美味无比,吃过之后又回味无穷!你家的厨师确实是有些水平,让人颇为敬仰,如果方便的话,我倒想向他讨教一二。”

“这……”洪掌柜听到林寒这么一说,心里真还有些拿不定主意。他不知道,这位先生为什么要想见这个厨师,难道真的是像他口中所说的,只是想讨教一下吗?但是如果他有其他目的又怎么办呢?他不断在头脑中反复斟酌林寒的提议,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。

林寒看出洪掌柜的尴尬,就笑着对他说:“掌柜的你放心,我不是来挖你的人的。”说完他轻声的对旁边的黄天邦说道:“天邦,把你的证件给掌柜的看一下吧!”

黄天邦一直听着林寒和掌柜的谈论着这道菜的事,见他们谈的甚是投机,林寒还显得兴趣颇浓,所以他就没有插嘴。

他听到林寒的吩咐,赶紧站了起来,从身上拿出证件,给洪掌柜晃了一下,就收回了兜里。

黄天邦今天出示证件的手法,已经算放慢了速度,要是换一个人,能不能看清楚证件,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。

洪掌柜的眼神倒还不错,他一眼就看到“军事委员会”和后面的“调查”“局”这几个字,不过,有这些字就已经足够了。

他赶紧对林寒说道:“这位先生,没有问题,请稍等,我现在就去把陈师傅叫出来见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