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2021年6月21日

91麻豆传媒迅雷下载

标签:

“开始吧!”朱雀始祖的声音缓缓传来。

林羽琼与火凤深吸口气,右手抬起,放在了身前那巨香之上,在手掌触碰的刹那,双目闭合,身子骤然间就一动不动起来,魂随香走……

试炼第一关,天地人中的人界!

幻化耳边有阵阵水声哗哗传来,更有诸多繁闹之音从依稀模糊中,渐渐地越加清晰起来,直至压过了那水声,取代了林羽琼耳边的一切。

天空,是蔚蓝的,很美,如一锻绢绸铺展,其上朵朵白云点缀,只是看去,似乎有些不太真实。

林羽琼站在一座桥上,桥下河水流淌,远处河中还有几条舟坊,隐隐飘未曲乐之声。桥的两旁,则是喧闹的街道,行人诸多,模模糊糊中,看不清他们的面貌。

收回望着天空的目光,林羽琼整个人仿若是来到了梦境之中,一切都是虚幻的,让他没有任何真实的感觉。

就算是这桥,在他看去,也是隐隐模糊,似乎随时都可以消散一样。仿若这天地间,一切的一切,除了他自己是清晰的,全部都是飘渺。

这是一处凡间的城池,城池不大,但居住之人却是很多,街道上还有诸多的商铺小贩,叫卖之声络绎不绝。

只不过这一切,都处于模糊,与他格格不入……

“这里就是第一关么……”

林羽琼目露沉思,转身正要走下桥去,但就在这时,他却是身子一震,猛地回头看向那河道之中。

蝴蝶仙子的白色私房写真

河道中,有一艘大舟徐徐而来,舟上坐着一青年,此人手里拿着酒杯,身前还有数个歌姬舞动,身后还站着几个随从。

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……又为几何欢!”长笑中,传来这一声听似微弱,但却狂放的话语。

那青年拿着酒杯,一口喝下!

林羽琼自从来到这里后,除了自身之外所见一切都是模糊,但此刻,在看到那青年的瞬间,这青年的样貌,顿时清晰起来,这种清晰,与四周的模糊对比,极为鲜明。

这一眼之下,林羽琼整个人呆在了原地,心神轰轰如天崩地裂一般,那青年的样子,他熟悉,非常熟悉,那几乎就是他自己!

这狂放诗词,举杯畅饮的青年,其相貌,赫然就是与林羽琼几乎一摸一样!

唯一的区别,就是岁月的痕迹,林羽琼尽管看似青年,但实际上却是三千多岁,在他身上,自然弥漫了一股岁月的味道。

只是这饮酒的青年,其身上充满了活力与生机,无论怎么看,都仅仅是一个三十余岁的凡人!

林羽琼整个人,愣在了那里,望着那舟船渐渐临近,望着那船上的青年放下了酒杯,抬起手抹去了嘴角的酒痕。

“好,公子的诗词真是不同凡响,按小的看,此词只应天上有,人间却难几回闻,好啊,妙!”那青年身后跟着一个随从,这随从看起来约四旬左右,脸上露出赞叹的样子,晃头说道。

“屁话,这明明是古人留下的诗词,让你这么一说,仿若本公子亲自作的一样。”那青年脸上露出微笑,拿起身前酒几上的一把扇子,指了指那随从。

那随从嘿嘿一笑,也不介意,抬头看了看四周,叹息道:“公子,咱们的银子可不多了,在这苏城河道上租下舟船,花费可是极大,这都已经四天了,不如早些赶去京里……”

那青年摇头,身旁有人重新倒满酒,端起后抿了一口,正要说话,忽然他身子一顿,抬头中目光立刻就落在了前方那河道桥上。

桥上,林羽琼站在那里,默默的与这青年,有了刹那的目光凝聚。

那青年身子一抖,面色立刻有了变化,双眼露出诧异,轻轻的放下酒杯,站了起来,遥遥的向着桥上林羽琼一抱拳,朗声道:“这位兄台,可有暇过来对饮一番?”

林羽琼心神的震动,此刻渐渐平息下来,目楼奇异之芒,身子向前一步迈去,整个人如同一片被风卷着的树叶,轻飘飘的就落在了那舟船之上。

那青年身旁的四旬随从,眼睛猛地凸起,直勾勾的盯着林羽琼,神色露出不敢置信,他吃惊的不仅是林羽琼的动作,更多的,则是林羽琼的样子,与他家公子几乎是一摸一样!

落在船上,林羽琼也不说话,直接就在那青年对面坐下。

这青年仔细的看了林羽琼几眼,越看越是心中惊奇,对方的样子,与自己实在是太像了,他犹豫了一下,坐了下来,吩咐随从另准备酒具。

不多时,那随从就拿出一个干净的酒杯放在桌几上,并亲自倒满,倒酒时,目光还在林羽琼身上打量,内心暗自称奇。

“兄台的样子与在下颇为相似,在下游学诸地,见过不少人,可从未遇到这种相似之友,敢问兄台姓甚名谁,可否告知?”那青年脸上挂着微笑,带着好奇询问起来。

林羽琼没有说话,目内始终有沉思之色,拿起酒杯,独自喝尽。

见林羽琼没有回话,青年也不介意,亲自拿起酒壶,为林羽琼再次倒满。

船旁流水哗哗之声轻柔而入,渐渐地这舟船顺着河道穿过了石桥,向着远处慢慢的划去。

船头上,一个女子抚琴而唱,她长的极为婉转动听,如同百灵鸟一般。唱的形式叫做昆曲,发源于苏城下面的一个城,名为昆城,故此得名昆曲。

昆曲动听,不过也极为艰涩难懂。每句话只有十几个字,却包含了几个典故。据说,纵然是状元,都难以听到。

不管如何,昆曲极为好听,女子也长的秀美,有江南的女子的灵韵,只不过欣赏之人,却是始终沉默。

林羽琼一杯、一杯的喝着酒,眼中的思索与沉思,化作了一缕缕乱绪,搅动心神,使得他喝起酒来,也索然无味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这试炼中的人方之炼,为何会出现了这样一个人……此人不但样子与我一样,就连灵魂,也都……”林羽琼皱着眉头,再次喝下了一杯酒。

“这一关居然没有与火凤在一起,也不知道火凤到哪儿了,怎么样了?”

那青年始终带着微笑,不再出声,但他身边的那随从,却是撇了撇嘴,内心低估起来。

“这可是苏城的桂花老酒,贵的很……”

渐渐地,夜幕降临,一股带着微寒的风从河道上吹过,在这舟船上轻扫,船头的歌舞姬早就已经退下,只余留了林羽琼与那青年及随从三人。

月色慢慢的弥漫了大地,映照在河水中,随着清风吹过,那水面出现了波光粼粼,看去很是美丽。

那随从神色已然不耐,时而抬头看着天色,不多时后似忍不住,弯腰低头拽了下青年的衣衫,打了个眼色。

那青年摇头一笑,没去理会。

这随从苦笑,低声道:“公子,若再划下去,就要多交船费了……还有这酒,也快没了……”

“喝我的吧。”林羽琼目中沉思之色渐渐消散,右手一翻,拿出了一个酒壶,这并非寻常之酒,凡人喝下,可延年益寿,灵智大开。

看到林羽琼不知怎么就变出了个酒壶,那随从眼中再一次险些瞪出,露出骇然之色,却是再也不敢催促自家公子半句。

为自己倒了一杯,林羽琼把酒壶放在桌子上,拿着酒杯,喝了一口后抬头望着天空,忽然说道:“这里,是商虞国的宁州吧……”

那青年也被林羽琼拿出酒壶的一幕所震惊,许久之后深吸口气,点了点头。

“前辈是……是仙人?”

“你自幼在州牧府长大,父亲林江,燕州的州牧,修为是金丹期。母亲许英萍,早逝,是你大哥将你带大……”林羽琼拿着酒杯,低声自语。

这番话语,如同惊雷落在了那青年耳中,他整个人,呆在了那里。

“你不愿意随你父亲修行,于是你父亲便让你去京城考取功名,你也不愿。燕州在京城的北面,苏城在京城的南面,你来苏城,是为了有游山玩水……”

林羽琼长叹一声,放下酒杯,很是复杂的看了那青年一眼,轻声道:“你选择的人生,就走下去吧……”

说完,林羽琼站起身子,望着天空一轮明月,眼前的一切模糊,在这一刹那消散的干干净净,全部都清晰起来。

向着河道一步迈去,他整个人直奔天际,如踏步般,渐渐远去了。

舟船之上,那随从身子一抖,瘫坐在一旁,眼中露出惊恐,呆呆的望着林羽琼离去的身影,颤声道:“真……真是仙人……公子,真的是仙人啊,公子你的梦是真的!!”

那青年怔怔的看着天空,许久之后长呼口气,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壶,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解。

林羽琼身在天空,望着下方大地,这大地的样子,他熟悉,这里,分明就是与商虞国,与地星,一摸一样。

“这人方试炼,我以魂进入,没想到,考验的是心魔……”林羽琼暗叹,眼中露出复杂。

“我厌烦了修道么……不然怎么会幻出一个走出了另外一种人生的虚魂……”林羽琼沉默。

“我清晰的知晓自己的存在,知晓这一切都是虚幻,知晓自己是以魂进入,更知晓,我来此的目的……我要去点燃那人方之香……”林羽琼抬起头,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惆怅,他方才在看清了这天地一切模糊的刹那,就已然明白了,这第一关,人方之香所在,以及如何点燃。

若是他想,现在就可以点燃第一支香。

“只是,我想在这点香前,再去看一眼……他们……还有她……”林羽琼眼中露出一丝孤独与化不开的悲哀,他明知这一切都是假的,都是魂中所化,人方虚幻,但却还是忍不住,把这一切当成是真,想要去看一眼,成为了他一生不容人碰触,逆鳞的……她。

“只看一眼,我便点燃这人方香……”林羽琼向前一步迈去,整个人消失无影。

朱雀星上,数万人的目光凝聚在那虚幻而出的巨龟背上。

第一支香下,火凤已经出来,她在其内,见到了死去的几个兄弟,一番叙述后,还是离开。对现在的她而言,林羽琼无疑是最重要的人呢。

林羽琼则是抬手放在其上,一动不动的身影。

轻风吹来,把那身影的长与衣衫吹起,衣抉飘飘。

朱雀始祖望着那身影,脸上略有着急之色。

“怎么会这么慢……第一支香点燃,以此子的修为,应该早就完成才是,我本预计他最多两刻点燃,一息香尽而出。眼下已经过快一个时辰,这一个时辰,相当于是里面的大半天了,莫非是此子数千年修道还不愿看透,竟魂归故里不成!”

司姓修士嘴角露出隐晦的冷笑,盯着那身影,内心暗道:“这才第一支香,他就已然出现了弱势,这小杂种绝然无法通过试炼,他一旦没通过,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,这朱雀始祖也要丢下颜面……”

圣女秀眉紧皱,隐藏在袖子内的右手,掐诀度更快,似乎其推衍,也到了关键时刻。

她脸上阴晴不定,继而又叹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孽缘啊!”

而就在这时,朱雀始祖盯着身影的双目,突然一凝,不仅是他,此地绝大部分修士,都清晰地看到了那右手放在第一支香上,闭着双眼的白衣身影,从其眼中,有两行晶莹的泪,缓缓地,流淌下来。

“魂归故里……若魂悲,返于肉身,有伤泪流下……好一个人方之关……”一个第三步修士目光落在泪痕上,轻声自语。

人方之幻界内,林羽琼站在卷云下,望着前方的宗门,转身离去,一抹泪光,从其眼中流下。

卷云山,云天门。

一个相貌并绝美的女子,刚从闭关之中出来,此时正在山上呼吸新鲜的空间。这个女子与圣女完全一样,只是气质不同。她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闪烁着智慧的光芒!

她丝毫没有发现,在她的身后,不知何时,出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。

林羽琼怔怔的望着前方少女,对方的样子尽管与当年有些不同,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。

目中渐渐露出温柔,林羽琼站在那里,心中满是苦涩。

少女转身正要离去时,忽然身子一顿,向前走了几步,蹲下身子拨开草丛,看到了一只小兽。

那小兽样子像是松鼠,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,右腿上血肉模糊,仿若是被咬了一口,已然断了。

少女眼中露出怜悯,连忙拿出储物袋,一拍之下从里面取出一些草药,碾碎之后轻轻的涂抹在那小兽的伤口处。

只是这些草药,显然是无法让这小兽生存下去,它的双目渐渐黯淡,流血太多,已然是濒死之中。

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,站起身子准备离开,她突然的转身,自然看到了身后的林羽琼,一时之间被吓了一跳。

“我来吧。”

看到少女被吓住的神情,林羽琼心中一颤,轻柔开口,右手抬起向前一挥,便有一道白光闪烁中落在了那少女怀中小兽身上,那小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愈合,就连暗淡的双眼,也瞬间有了神采。

恢复过来的小兽,身子一蹬,就从少女怀里跳起,落在一旁树枝上,回头看了二人一眼,几个跳跃之后,消失在了远处。

少女看了林羽琼一眼,总觉得在哪里见过。

猛然间想起,此人与本尊要自己找的人,长的一模一样。只不过奇怪的是,等自己到筑基期时,才会遇到此人,且那时此人的修为不过是炼气期。

为何现在就遇到?而且此人的修为现在已经深不可测。

“你是林羽琼?”少女试探性的问道。

林羽琼脸上露出微笑,大袖一甩,立刻就有一股臬风弥漫,卷着柳青菲的身子,瞬间二人就消失无影,出现时,却是在这了山峰的最顶部缭绕云烟之处。

这里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洞府。

洞府外,柳青菲睁大了眼睛,看着这一幕,许久之后才缓过神来,看向林羽琼的目光充满了惊奇。

“前辈究竟是何人?”柳青菲讪笑中退后几步,眼中闪过丝警惕。

这里四下无人,她被林羽琼一下子卷来,心中自然很是紧张,虽说林羽琼看起来不像是恶徒,但柳青菲还是心中怦怦跳动。

此人跟本尊要找的人,长的实在太像了。而她接触那人,是有目的的。难道这中间,出了什么问题吗?

“晚辈……晚辈奉师尊之命来取草药,已经出来……很久,师尊定会担心寻找,晚辈还是先告退好了。”柳青菲连连后退,话语中更是点出其师尊随时会来。

林羽琼脸上露出笑容,他之前从未见过柳青菲这样的神情,闻言点头。

柳青菲连忙后退,顺着山路快的离去,直至下了山后,这才长呼口气,回头看了一眼山顶。

此事,处处透露着怪异!

直至柳青菲走远,林羽琼才收回目光,脸上浮现一抹开心,只是这开心,却是带着惆怅。

“这里到底是以我魂内记忆幻化,还是……真的存在……我记忆内,分明没有这一幕……”林羽琼轻叹中,不愿去思寻此事,默默的闭上了双眼。

许久之后,他缓缓睁开眼睛,低声自语道:“再看一眼,再与她说一番话,我就离去……点燃那第一支香。”

时间慢慢的过去,一天、两天……转眼间,便是四天。

xiazaitxt